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今金金

天下皆睡我独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琐碎趣事  

2018-07-05 15:44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琐碎趣事
     58届有信号四个班,通信两个班,无线两个班,都在一个教学楼,八个班有三、四百号人。通信27班和通信28班兄弟班,门对门,一个专业同一老师,天天能看到,还都有联系,所以都认识,都有来往。其中还有一对恋人,可以互称亲家母、亲家父了。和其它六个班就不那么熟悉,连许多同学的名字都叫不出来。
    这次,《58铁道同窗》群主孙渊,和我商量,写一本《58铁道同窗》,我也和王桂凤商量过,觉得大家都不这么认识,写不到一起,和孙渊说了,他也认同了,想想实在对不住他,我想以后另想办法弥补。在这里说一声,对不起孙渊,来日方长。
    我们兄弟班,每逢节假日,还常常挤在一个教室,开个联欢会什么的,要求大家都要出节目,我是没有一点文艺细胞的人,轮到了我,这下把我憋得脸通红,咬紧牙关拼一把,记得我唱的是《真是乐死人》。这是一首当时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,因为太紧张,也不知道自己唱得啥奶奶样,我五音不全肯定不雅,可能唱起来走音跑调,以后不少人见我,学着我的音调来上一句,他们的举动,我心知肚明,而后一笑了之。
    但我们班还是有实力的文艺人才,比如沈克平,他戴着深度近视眼镜,吹、拉、弹、唱样样上档次。几乎每次联欢会都有他的戏,他还是全校文艺成员,常常请假去校文艺团排练。
    还有全惟伟的相声,和他的讲故事是没得说的。我记得他说了一个故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:“一个农家儿子,总要找一个漂亮的女孩,他谁也看不中,也没有一个漂亮的女孩愿意嫁给他。一年一年过去,他妈妈急了,特意上集市买了一面镜子,让他好好照照,让他看看自己啥样。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模样,看后:“啊呀,我怎么是这个样子?差点让他昏过去,说,妈呀,你怎么生我这个猪八戒呀!还让我活不活了。”这个故事把大家逗的捧腹大笑。
    惟伟就有这个本事,他肚子里这样的故事有的是,他几乎逢会必讲,不讲不行,大家必须把他抬出来。
    还有邓妙金,她是一个天生好动,爱说爱笑的女孩,能歌善舞文艺活动的积极分子,后来和顾荣友分配到内蒙古包头电务段,她喜欢上蒙古大草原,改名为大奔马。
    我们班,每晚自习课之前,都要给大家读报的,然后自习。鲁国祥他普通话比较标准,可以说是我们班上鹤立鸡群了,其实也不过南腔北调而已。他爱给大家读报,读得那样的认真,所以说读报员非他莫属。
    我和鲁国祥之间还有一段小小的故事。我们学校在上海郊区,周围全是农村,蚊子特别多,尤其到了夏天蚊子满山遍野,晚上睡觉没有蚊帐就休想能睡个好觉。一个宿舍8个人,就鲁国祥一人没有蚊帐,他只好用被单将全身包起来,想想看上海的天气怎么吃得消?
    一天,我和鲁国祥商量:“咱俩在一个床上挤一挤。”单人床很窄很窄,结果睡了两个夜,第三天他就和我Good bye了,他再次喂蚊子去了。
    我们第一任大班长衡麦存,是宝鸡电务段派来我校培训的学生,他比我们这些同学大好几岁,可他比我们这些孩子成熟多了,起码我对他十分尊重,觉得他说啥都是对的,他很稳重,从来不说三道四,也没有觉得自己有那么清高,大家有事都跟他说说,我有好多不公开的事都敢跟他说说。
     有一次,校方派他去大西北外调,是调查一个检查通过的一个飞行员的家庭情况,这一走就是半个月,回来给我们描述大西北的戈壁荒滩自然景观,他说走了一天也没有见到一个人,飞沙尘暴,没有动物没有树草,听后我第一个恐惧就是以后千万不要把我分配到那儿去呀,怎么活呀?
     学校里有一个不小的养猪场,那时候困难时期,连人都吃不饱,哪有粮食给它们吃?剩饭剩菜也留不下一点点,养猪场的工人就动起了脑筋,去野地里拔草,回来煮一煮就让大猪小猪吃起来,吃不到粮食吃不到剩饭剩菜,养猪场里的大猪小猪都是皮包骨。
    一次学校组织学生到校外一条河,去捞河面上的浮萍类植物,河面满满都是,浮萍类植物我们都看到过,绿绿的,厚厚的叶片,一般都生长在河水平静的区域,现在人都把它看作绿色污染源。我们四个同学(记不住都是谁),拼命地往船上装,这次收获不小,差不多把小船装满了,送到养猪场。
    养猪场的个人还有大胆创新,他们把人的糞便收集起来来喂猪,一次,学校里让我们去受教育,把我们全班集合起来参观养猪场,养猪场的负责人就滔滔不绝给我们讲起来:“我们人吃粮食,实际上没有完全吸收,里面还有大量的营养都白白浪费了,我们为什么不充分地利用起来,你们不要以为糞便臭,实际上一点也不臭。“说着他就掏起一勺糞便放到自己的鼻子前闻,边闻边说:“我看一点也不臭。”还把勺给同学们闻,同学们都望风而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